logo

深交所向武汉金运激光下发年报问询函

5月27日,资本邦了解到,日前,因2020年报,深交所向武汉金运激光股份有限公司下称:金运激光)下发年报问询函,针对主要业务收入逐年下滑、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占存货账面余额比例较高等问题,要求公司说明相关情况。问询函提到,年报显示,激光设备制造业务作为公司主要业务,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2143.31万元,同比下降27.25%,毛利率为25.65%,同比下降8.73个百分点。

此外,2021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8102.6万元、-456.2万元,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374.3%,亏损也相对缩窄。

对于2020年报,深交所要求,结合激光设备制造业务的市场竞争情况及公司的行业地位、主要客户变化情况、历年毛利率对比情况、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,补充说明公司激光设备制造业务收入及毛利率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,是否与行业趋势一致。

可以看出,在近期盲盒概念加身的情况下,金运激光的实际经营业绩并不亮眼。

此前,因泡泡玛特上市后的千亿市值,使市场上更多人去关注盲盒概念,从而使金运激光股价一度涨幅约600%,市值冲刺百亿。不过,截至目前,金运激光股价仅为2020年最高点的约20%,市值不到18亿元。对此,有人认为此番市值不增的原因,或就是2020年度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均为负值的原因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金运激光的股价被热炒之时,实控人梁伟、庄家“海坤系”等均在高点实施了部分减持操作。其中,自2019年6月30日-2021年3月31日,公司实控人梁伟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从52.34%降至38.64%,累计套现数亿元。

除此之外,部分主体也参与了金运激光的股票交易,如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自有资金(下文简称:华夏人寿)。据悉,金运激光2020年一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里还没有华夏人寿的身影,2020年中报则显示,华夏人寿成了金运激光的第七大股东,占总股本1%。2020年三季报进一步显示,华夏人寿成了金运激光的第四大股东,占总股本2.76%,对比那些并未大举介入的公募基金机构,华夏人寿可以被称为接盘侠。

目前,高位接盘的华夏人寿已消失在金运激光可查的股东名单里。

版权声明:
《工业激光应用》网站的一切内容及解释权皆归《工业激光应用》杂志社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同意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!
《工业激光应用》杂志社。
调查问卷期刊订阅